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写给监考老师的调情诗
写给监考老师的调情诗

写给监考老师的调情诗



2004年6月7日,不记得是周几了,只记得天气异常的闷热。

  我被分配的考场是一所老旧的市立中学,斑驳的外墙上爬满了爬墙虎,有些
甚至透过打开的窗子伸进来,由窗台耷拉到地上,茂密的树叶成了蚊虫们的庇护
所,它们肆无忌惮的闯进来,伺机寻找着可以下嘴的目标。

  空调是不可能有的,只有头顶嘎吱作响的电风扇,有气无力的旋转着。

  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两只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幻想着这摇摇欲坠的电
风扇什么时候掉下来,落在前排考生的脑袋上,引发一起血案。

  然而,这电风扇却是老而弥坚,我幻想的血案始终没有发生。

  此时,距离第一个科目语文考试结束的时间还剩下一个小时。早在十分钟以
前,我就已经完成了前面所有的题目,只剩下最后的作文了。

  我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有节奏的敲击着试卷,一筹莫展。

  作文题目实在有些坑爹:

  【命题作文】

  【《卜算子·春情》是宋代名士秦湛仅存的一首词,请阅读诗词原文,并以
《XX春情》为题,写一篇作文,题材/体裁不限,字数不少于800字。】

  【卜算子·春情】
  
  【春透水波明,寒峭花枝瘦。极目烟中百尺楼,人在楼中否?】

  【四和袅金凫,双陆思纤手。拟倩东风浣此情,情更浓于酒。】

  ……

  春情?

  我一脸懵逼。

  教室里已经热得像蒸笼了,每个人都汗流浃背,你让我写春情?

  于是我干脆放下笔,抬头看着头顶的电风扇,脑袋里一片空白。殊不知,我
这「仰望星空」的姿势,早就引起了现场两位监考老师的注意。

  这两位监考老师一个白裙,一个黑裙,穿白裙的年轻些,大概二十出头,长
发披肩,甜美可人;穿黑裙的年纪稍大,大概三十多岁,乌黑的头发一丝不苟的
束在脑后,看起来有些威严。

  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傲人的胸围,沉甸甸的,分量十足。

  我盯着电风扇神游了大约十几分钟,眼神便不自觉的瞟向两位监考老师,盯
着她们傲人的身材一阵阵的出神。

  要说在这考场上,唯一能和「春情」沾上边的,也就只有这两位老师了吧!

  我盯着坐在教室正前方的黑裙老师,她优雅的端坐在讲台上,两腿交叠,两
只手交叉起来放在叠起的大腿上,居高临下的俯瞰整个考场。她那双黑白分明的
眸子,分明在看我,却又好像根本没在看我。

  于是我壮着胆子继续盯着她的眼睛看,那是一双略显黯淡的眼睛,不知道为
什么,越是成熟的人,眼睛越是不如小孩子般清澈明亮,仿佛很多的情绪混杂在
一起,变得浊了,也变得看不透了。

  是有什么烦心事吧?

  我如是想。

  忽的,她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眼波流转,眉头轻挑,朱唇微启,淡淡的
红霞缓缓爬上她两侧的脸颊……

  这又是想到什么好事情了吧?

  我就这么盯着她看,浑然忘了自己正置身高考考场当中。

  看着看着,我的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笑容中免不了的带着丝猥琐。正当
我看得起劲,黑裙老师的眼睛正好瞧过来,我们两个就这么对视了大概有10秒
钟,她眉头一皱,抬起交叠的双腿,站了起来,缓步走到我跟前。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么?」

  她居高临下的盯着我,我不得不抬起头才能看见她的眼睛,她的头顶与天花
板上的电风扇巧妙的重合在一起,我突然觉得有些滑稽。

  我强忍着笑意,摇摇头,说:

  「没事,就是觉得题目太难了。」

  老师耐心的劝说:

  「别着急,还有时间。」

  我一直盯着她的眼,在那双清冷的眼中,既有监考老师的威严,又有长辈对
晚辈的关怀,但我分明在那双眼中,看到了别的东西。

  一瞬间,我来了思路。

  于是我对黑裙老师说:

  「谢谢老师,我有思路了。」

  然后提笔在试卷上写下:

  【欲目春情】

  ……

  半个小时。

  我在奋笔疾书中度过。期间,我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坐在教室前方穿黑裙的
老师。每一次我看过去,都发现她也在看着我。

  半小时后,随着我画下最后一个句点,一篇800字的现代诗宣告完成。

  我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甚感满意,随即举手向老师示意。

  黑裙老师轻声问:

  「怎么了?」

  「老师,可以再给我一张作文纸么?」

  黑裙老师拿了作文纸,再一次来到我的跟前。

  我接过崭新的作文纸,上面还留着老师指尖淡淡的余香,我闭上眼贪婪的嗅
着,低下头再一次奋笔疾书起来。

  没错,我重写了一篇作文。因为刚才那一篇,其实是一篇露骨的调情诗,真
的交上去麻烦就大了。

  终于,在考试结束前,我完成了第二篇作文。老师们逐一回收着考卷,我对
黑裙老师说:

  「老师,这一份请帮我作废,不要混到考卷里,谢谢。」

  黑裙老师接过之后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微笑着说:

  「字很好看。」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

  ……

  考完试,我回到考场附近的酒店,接通了爸妈打来的电话。

  「儿子,考得怎么样?」

  我有些不耐烦。

  「还不知道呢。」

  他们接着问:

  「考场的老师和同学们都怎么样?」

  说起这个,我又回想起黑裙老师,也不知道我那篇「作文」她看了没有,会
有什么样的反应?

  「大概会撕了我吧……」

  「什么?」

  我忘了我还在和爸妈通电话。

  我草草应付了几句,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躺在床上幻想起来。

  我幻想着,黑裙飘飘的女老师从天而降,像一个仙子一样飘落下来,长长的
裙摆罩在我的身上,我的脸上,然后她那火一样的红唇透过黑色的薄纱裙向我靠
过来,越靠越近……

  叮铃铃————

  酒店的叫醒电话把我吵醒,我精神恍惚的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脸,仿佛那
上面还留有黑裙老师的唇香。

  下午的英语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用冷水抹了把脸,突然有些后怕:

  「她该不会真的撕了我吧?」

  我摇了摇头——反正还有一天半高考就结束了,管她球!

  ……

  我回到考场座位上,坐好。

  黑裙老师和白裙老师分发了英语试卷,从表情来看,倒是没什么反常。随着
滋滋啦啦的广播声传来,英语听力考试正式开始。

  学校的音响有些年头了,音效很差,我全神贯注的听着英语对话,眼角突然
瞥见黑裙老师拿出一张叠好的纸来,看样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我悚然一惊——她该不会直到现在才想起来看我那篇「作文」吧?

  这一惊之下,连英语听力都漏听了两句,我不敢再大意,全神贯注的完成接
下来的题目。

  听力考试结束后,剩下的笔试就没那么紧张了。

  我松了口气,这才来得及抬头偷瞄一眼黑裙老师。

  她还在看那张纸,眉头微蹙,呼吸有些急促,连脸颊都有些微微泛红,不知
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什么。

  短短800字的文章,她看了很久,一遍接着一遍,忽的,她微蹙的眉头一
下子舒展开了,眼角还挂着一丝笑意,但这一切随即都消弭于无形,要不是我亲
眼所见,恐怕也无法相信这样的表情会出现在黑裙老师的脸上。

  然后,她看向了我,我们的眼神再一次对上。

  她再也不复老师的冷静与威严,她几乎在与我对视的一刹那撇过头去,红霞
腾的一下爬满了她的整张脸,我则露出了胜利般的笑容。

  她应该是不会撕我的了。

  接下来的考试在轻松加愉快中度过。我飞快的答着题,时不时的抬头瞟两眼
黑裙老师,她始终闪躲着我的眼睛,手里将我那张「作文」叠了又叠,然后放在
手心里,攥得紧紧的,并没有丢掉或者怎样。

  随着一声哨响,第一天的考试结束了。

  黑裙老师和白裙老师分别回收着试卷,不出意外的,黑裙老师再一次出现在
我的跟前。

  「同学,你的试卷。」

  她的话很简练,仿佛不愿与我多言。

  我伸手递上我的试卷,同时有意无意的,指尖缓缓拂过她的手背,她猛地缩
回手,拿起我的试卷快步走开了。

  试卷上收完毕,老师宣布考生可以离场了,同学们一哄而散。

  我磨磨蹭蹭的收拾着书包,留到了最后,然后微笑着上前,眼睛始终不离的
盯着黑裙老师,在她不自然到快要发作的时候,突然转身向白裙老师问道:

  「老师,需要帮忙么?」

  白裙老师微笑着说:

  「不用了,谢谢同学。」

  我点点头,随即很自然的转向黑裙老师,说:

  「老师,这张是我的草稿纸,麻烦不要和试卷混在一起,多谢了!」

  黑裙老师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我,一时没有伸手去接那张草稿纸。

  白裙老师见状,伸手直接从我的手中接过草稿纸,说:

  「给我就行了。」

  黑裙老师瞪大了眼睛,这才想起来要伸手去抢,却已经来不及了。

  白裙老师在我的草稿纸上扫了几眼,说:

  「做了很多笔记呢,字也挺好看的,希望你能有个好成绩。」

  我微笑着谢过老师,转身离开了教室。

  身后仿佛传来两位老师的声音:

  「哎,不就是一张草稿纸嘛,你那么在意干嘛?」

  ……

  当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在酒店房间里。

  这是考场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因为我家离考场有些远,因此爸妈特地在
考场附近帮我订了房间,不但一日三餐都有着落,还有电话叫醒服务,完全不用
担心会睡过头的问题。

  「这下你就可以安心复习了。」

  我爸是这么说的。

  安心复习个鬼!

  「啊…………啊啊………………嗯啊………………」

  电脑里传出让人脸红耳赤的声音。

  我坐在床上,下半身一丝不挂,右手攥着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疯狂的上下
撸动着。电脑屏幕上是刚刚转会S1的苍老师的黑丝女教师爱情动作片。

  我看着苍老师妩媚的脸,脑海里将她和黑裙老师的脸叠在一起,撸得更加卖
力了。

  终于,我一声低吼,将大股的精华喷射在电脑屏幕上,然后关掉了电源。

  我大字型的瘫倒在床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明天是不是应该加把劲了呢?毕竟过了明天就天各一方了吧……

  ……

  6月8日。

  甜美的酒店服务生电话叫醒了沉睡中的我。

  我精神抖擞的来到考场,准备迎接第三门数学考试。

  两位监考老师如约而至,她们今天都换了一身衣服,但还是一个白裙,一个
黑裙,像是达成了什么默契。

  这一天,她们的分工做了一个调整,由穿白裙的老师坐在讲台上,黑裙老师
则主要负责在考场里来回巡视。

  与前一天相比,数学考试要紧张的多,需要用到的文具也变多了起来,三角
尺、圆规……林林总总,摆满了一整桌。

  我也卖力的答着题,草稿纸用了一张又一张。

  黑裙老师巡视到我身旁,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我心中一动,胳膊肘很自
然的一拐,放在桌边的三角尺应声落地,正好掉在黑裙老师的脚边。

  黑裙老师弯腰捡起——就在她弯腰的一刹那,我的手顺势伸进她纤薄贴身的
黑色制服裙里,拂过丝滑紧致的丝袜,一直伸到股间。

  这一瞬间发生得太快,黑裙老师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周围的同学都在卖力的
答着题,谁也没注意到这里,就连坐在讲台上的白裙老师也是。

  黑裙老师登时站直了身子,身体不着痕迹的向外挪了挪,巧妙的将我的手挡
在外面,然后将三角尺递还给我,说:

  「小心点,别再掉了。」

  我收回湿漉漉的手指,在草稿纸上擦了擦,心中有些得意——

  她果然还是看懂了。

  ……

  两个小时后,数学考试终于艰难的结束了。

  「这是我的草稿纸。」

  我对来收试卷的黑裙老师说。

  「嗯,给我就行了。」

  黑裙老师神色如常,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但我知道,她那冰冷克制的外表
下,是如火山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喷发的欲望。

  我迅速离开考场,回到酒店的房间,冲进浴室里,将自己里里外外都洗刷了
个干净,然后整个人瘫倒在双人大床上,静静的等待着,期待着有可能会发生的
一切。

  她会来么?

  她有读懂我在草稿纸上的暗示么?

  应该会懂得吧?毕竟我昨天在英语考试时留在草稿纸上那么隐晦的暗示她都
读懂了,而且她今天真的没有穿内裤……

  她眼里的欲望显而易见,问题是,她肯走到哪一步呢?

  12点半,1点,1点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距离下午2点半考试入场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了,终于……

  咚咚咚————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我一下子从床上弹起,飞快的跑到门口,从猫眼向外看去。

  没有人……

  我的心凉了半截——她终究还是不肯来么?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这回我终于在猫眼里看到了黑裙老师闪躲的身影。

  我打开门,说:

  「你来晚了。」

  「抱歉,我算错了房间……」

  我粗暴的拉住她的手将她拽进屋里,然后将她按在门口墙上的穿衣镜上,吻
上了觊觎已久的红唇。

  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但很快便放弃了。

  时间无多,她热情的回吻着我的嘴,满是津液的香舌伸进我的嘴里,肆意的
翻搅,纠缠。

  我将她的黑裙向上拉至腰间,露出她只穿了黑色丝袜的光洁的美腿,以及双
腿间茂密的、没有一丝遮拦的黑色森林,潺潺流水已经从黑森林里流淌出来了。

  「老师,你真的看懂了。」

  黑裙老师搂紧我的脖子,将身体紧紧贴住我的,喘着粗气说:

  「别说话,吻我!」

  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们忘情的吻着,从门口吻到床上,身上的衣物丢得到处都是,终于,黑裙
离老师而去,她的身上只剩下丝袜和文胸了。

  我将老师压在身下,伸手脱去她的文胸。

  一双白花花的大奶从文胸里跳脱出来,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胸前的两点嫣红
像6月盛放的牡丹。

  「好大!」

  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你知道吗?这两天考试的时候,我光顾着看你胸前的大奶了!要是我考砸
了,你打算怎么赔我?」

  老师迷离着眼,用低沉性感的嗓音说道:

  「我这不是来陪(赔)你了吗?」

  我感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进了脑袋里,然后又全部涌到了胯下。

  我粗暴的将老师翻过身来压在胯下,屁股高高的撅起来,然后对准丝袜中间
水流泛滥的地方,猛亲了下去。

  浓郁的芳香钻进鼻子,流进嘴巴,我贪婪的吸吮着,胯下的肉棒已经不能再
硬了,感觉随时都要爆炸。

  「别撕,下午还要穿的,不然别人会怀疑。」

  正当我准备撕破丝袜发起总攻的时候,老师制止了我。她主动撅起屁股,两
只手伸到腰间,将丝袜褪到膝盖的位置。

  然后别过脸来对我说:

  「来吧!」

  我望着那片泛着水渍的森林,再也按捺不住,握住胯下的长枪,枪头在浓密
的草丛里蹭了蹭,湿滑的粘液瞬间流满了整根肉棒,然后身子一沉,毫不费力的
一插到底。

  「哦————————!」

  「哦————————!」

  满足的呻吟声同时由我们两个人嘴里发出,仿佛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

  「老师……我终于…………干到你了!」

  我扶着老师的翘臀,在她身后疯狂的输出着。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从我看见你的眼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
那含着水的眼睛里……藏着欲望……」

  「所以……我在作文纸上留下调情诗……在英语草稿纸上留下暗示……在数
学演算纸上留下我房间号码的计算公式……」

  「没想到……你的欲望这么强……居然真的……全都都照做了…………」

  我将老师按在胯下疯狂的操干,从她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声。

  「你这个小疯子……胆子也太大了……你就不怕给别人瞧出来?」

  我喘着粗气说:

  「不会的,没人瞧得出来……」

  老师不干了,说:

  「我不是人啊?」

  我俯在她耳边说:

  「除非……她和你一样……心里都藏着对疯狂的渴望…………」

  ……

  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很短,只有十几分钟,我们没有前戏,没有挑逗,直奔
主题,在连续不停的打桩式的疯狂操干下,我们终于双双到达顶峰,我将积攒了
一整天的浓精一股接着一股的灌进老师的蜜穴里,仿佛全身脱了力一般,整个人
瘫倒在床上。

  叮铃铃————

  是酒店的叫醒电话。

  「快起来,我们该去考场了。」

  我们俩慌乱的从床上爬起来,四处寻找着散落的衣服,迅速穿着完毕。

  老师又穿回了一身黑裙,仿佛刚刚床上那个纵情放纵的她不是她一样,她整
了整头发,问我:

  「怎么样?」

  我仔细确认过后,冲她竖起一根大拇指:

  「完全OK。」

  她深吸了一口气,瞬间又变回那个冷静威严的监考老师。她说:

  「一会儿我先走,你过会儿再跟上来。」

  连声音都恢复了清冷。

  我点点头,目送老师出门,和她的第一次就这么短暂而慌乱的结束了。

  ……..........